KingApple0

Mr.FUNK的戀愛日記上––相方不能兩分!更不能三四分!


世上最可愛的十七歲少年二宮和也生日快樂!


警告:此文乃一本正經的弱智逗B文,看時不要帶腦子、OOC、假裝有工口成分





松本站在廚房的水槽中哦撒雷地洗著碗碟,相當符合平常迷妹想像的場景。偉大的松本sama即使是聽到大門被打開的聲音亦毫無波動,只是散發出cool,cooler, coolest的This is MJ氣場。真是賢慧啊。相葉普通的笑著,在普通意味上的抬起頭來,他不緩不急的步進室內。


吵鬧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松本雖然臉部表情一本正經,可是悶騷的心卻跳得越來越快,比相葉在進入鬼屋時逃跑的腳步還要快,還順帶打破了在con上自己在成員中保持的最高紀錄。


松本裝作毫不在意,水槽的水潺潺地流著。一股暖流從他腰際傳來,相葉修長而結實的手環了在松本的腰間,把對方擁進自己的懷裡。他把頭埋進松本的頸窩裡。松本忍不住舉起了手,能作反光板的手和相葉的手形成對比,把相葉快要趕上利達的膚色顯得更黑了。他用微小(相葉說小就是小)的力氣把對方推開。


那個人的頭不只沒有離開,還厚顏無恥地在他頸邊蹭多了幾下,像只兔子很舒服的發出了呼嚕聲,如果兔子會打呼的話。


"往手啦…"J不疼不癢的反抗,語氣像是嬌嗔一樣,讓來者更想欺負他了。"哥哥。"


說哥哥可就是犯規了!相葉雅紀瞪著琥珀色、大大的杏眼,心臟像是經歷了1000kg的重擊,猛地抬起頭來。大兔子高呼包子的名字,把唇貼在對方肉乎乎的臉上,伸出修長的舌頭讓對方的臉濕成一片。


「停下啦~止めろよ、」


相葉看著松潤略顯嫌棄的眼神停下了動作,鬆開了箝制著對方的手後退一步,把手垂了下來,頭上的兔耳也跟著聳拉下來。松潤擰著因溜肩而變得更長的脖子看相葉,對方邊看著他邊按著茶几往後退。


被討厭了嗎?「那、我先去洗澡了。」
相葉不安的離開現場。

那個笨蛋、居然這樣就跳走了、是死蠢嗎?松本的手大力的砸在料理台上。
那有人交往都快一月了還不上壘的,這種笨蛋、活該一輩子童貞!バガバガバガバガ!

流水聲從浴室傳來,松本忍不住又把視線投向洗手間的方向。他嘆了一口氣。

唉,如果能坦白點就好了。




相葉雅紀看著花灑,他平常會拿起花灑裝作麥克風扮成自己愛人的偶像MJ,可是他此時卻沒有那種興致。

都交往都快一月了還沒上壘…平常人第一個星期交往就已經全壘打了。這要是讓O醬和Nino知道的話,他們一定會嘲笑自己不行的。


才不是這樣呢!相葉想。我可是超霸王力電池,「比持久更持久」!如果我上,我可以一夜七次!可是這在物理學上好像行不通耶…算了,這不是重點。我只是想保護麻醬而已,就像某某紙巾一樣堅韌溫柔。沒錯本大爺就是世界第一絕佳男友Mr.Funk相葉雅紀。


他自我滿足的點了點頭。脫下衣服,泡在溫暖的洗澡水裡。享受的瞇起眼睛。胸膛一大片滑滑的肌膚就這樣隱藏了在水低下,只露出了平時不覺充滿肌肉卻十分結實的肩膀。



------



番組結束後,相葉一直尾隨著櫻井。他本來已經關上門,但相葉卻撞進他的休息室內。


放過我吧…櫻井翔表示他是小雙俠但不是超人。


"翔醬翔醬!"

聽到笨蛋朋友的呼喚,櫻井翔轉頭看向他,就看了一下。狀態:既讀無視。

"如果交往了一個月還沒有那啥…那是不是有問題?"

"怎麼?你在搞對象嗎?"櫻井翔八卦的把身靠前,掛著猥瑣的笑容。"是誰啊、說出來聽聽。"

相葉不安或煞有介事迅速環視四週,再傾前在櫻井耳邊大聲說話。

"我不管了--"

你嘴唇都貼上我耳朵了,還大喊個啥--


"--是松潤啊"


櫻井倉鼠驚嚇.JPG
櫻井倉鼠驚嚇.JPG
櫻井倉鼠驚嚇.JPG


"咚--"在櫻井倉鼠驚嚇.JPG的同時,一對火熱的情侶(誤)從他休息室的衣櫃滾了出來。


這是真。出櫃啊
出櫃…櫻井噗哧一笑。

糟了。二宮趕緊推開壓在他身上的大野,讓大野帶著他的面包臉滾到牆邊去。他憤然站起來,義正辭嚴的指著相葉雅紀「你剛剛說什麼?有種跟我再說一遍!」

相葉一頭霧水,睜著水潤的杏眼對著二宮。二宮被他看的心裡起了一個疙瘩。"是你說在跟J搞對象的事啦。"

"我可沒說過「在跟J搞對象的事」啊。"


"你這是跟我玩找字兒嗎!你玩啊。"二宮和也氣的上氣不接下氣,大聲喘著,喉嚨要噴出火來。


「字兒--」

二宮和也從來沒有像此刻恨不得變成小怪獸,去對著他的竹馬噴火報仇解恨,他不只要把他家竹馬燒成碳,還要令他化焦,就是那種風一吹相葉的屍骸啥都不剩那種。大概就是我當你是竹馬,你居然上我弟弟??!那種怨恨。


除了體型圓滑,處事也圓滑的櫻井翔及時用手臂掩著相葉的菱形嘴。"行了。別再說了。還有在那面那個躺著的大野先生,不被被子睡著會著涼的。快點坐過來吧。"


"啊嘿嘿、被翔醬識破了在睡覺呢。"大野把手支在地上,緩緩的坐起來,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後腦勺,順帶把翹起來的頭髮掃平。他慢慢的挪動到二宮的旁邊,睜開還瞇著的眼。


"所以說,你在跟松潤交往嗎?"二宮把自己和相葉的距離瘋狂拉近,數值不停的變小,二宮不怎麼狹小的額頭和他竹馬互相雙抵,兩個人眼中只容的下對方。圍觀者不知道還以為這是90年代台灣言情劇的劇情,總之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。


"是的!!"

"為什麼!!!"

"因為我最喜歡潤了!!!!!想呼吸潤呼吸過所有的空氣。想擁有潤的過去、現在、將來,想擁有他的一切。想一起床就看到他,想陪著他一輩子!想一直與他一起,不分開!"


櫻井翔聽到這噁心得令人發指的對白下忍不住淚如雨下,急忙拍手連聲叫好。他開始後悔自己為啥沒帶紙和筆把這泡妹絕招炒下來。至於漁夫則給了個49分的白眼,宅男給了個100分的。


"好。"二宮靠後把腰擺正,兩人距離恢復正常兩個男人(不包括SK)應有的距離。"我認同你了。"二宮和也這話說的就跟松本潤的不純同性//交往要取得他許可一樣,現在還知道了熟人是沒有優惠的,即使是某相處二十載的兔兔也不例外。


"YEAH!"It's a magical song~相葉雅紀高舉勝利的大旗,唱出必勝的馬跡嘎路誦,彷彿已把丈母娘打倒踩在腳下,氣勢勃勃長驅直入J家家門。


"說歸說,我只是暫時的認同你而已。可還沒有完全認可你啊。"真是的,我家竹馬又傲嬌了。相葉想著,愛憐的向說話的二宮拋了個油膩的眉眼,但沒有人能看出來。二宮和也用關懷智障的眼神看著相葉雅紀。


氣氛一時尷尬。
氣氛二時尷尬。
氣氛三時尷尬。


"說起來…你們為什麼要蹲在我衣櫃裡?"櫻井sama為了打破這該死的沉默,不惜冒著槍打出頭鳥的風險,在槍臨彈雨下衝口而出。


"哦。這不是重點。"二宮看向大野,大野同意的叩首。二宮舔了一下嘴唇,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抬起頭。

"話說回來、相葉你個笨蛋找翔醬說什麼。櫻井君可是慶應的高才生哦。"


"別一口一個笨蛋啦你們…"
看著無視自己抱怨的三人,相葉嘆了一口氣,一五一十的道盡了事情原委。


"哦。J他果然還是個大寫加粗體的直男。這樣的話你就不要耽誤人家的前途了,趕快放他離開吧。J他本人可是做不出這麼殘酷的事情的。"二宮的話聽起來像是殘酷,但他的出發點是真心為了相葉,畢竟總算竹馬一場,兩人早已建立了不可取代的情誼,內褲一條,弟弟兩分,哦不、弟弟可不能兩分。說到情分,三人可都是跟著瀧澤秀明屁股後頭分著一條前輩牌內褲走過來的,最後更光榮的加封晉爵,得了個小弟A、B、C的稱呼,二宮是小弟A。風組三人情同手足,手拉手像個小仙女一起逛街唱歌,整天不務正業。這叫二宮和也怎麼可能不愛相葉雅紀呢?


「可是、」


"沒辦法了。愛他就要把他放走。"說完,大宮二人同時把視線投向櫻井。

櫻井:?

相葉突然男前起來「說的也是…我深愛著潤。我願意為了他獻出我一切!就像中國話『見你一下、打你一次!』」

見你一下、打你一次到底是這個意思麼…大野一笑置之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N:話說你為什麼不找我商量?我可是你們兩個的(直系親屬)朋友哦。

A:因為如果被Nino知道了我交往一個月後還沒那啥的話,Nino一定會笑我不行的嘛。

N:你確實是不行嘛。

A:(´;ω;`)ウッ…

O:(´;ω;`)ウッ

N:這和大叔你沒關系吧!!

O:…那Nino你想測試我行不行嗎?



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小松 (´・∀・`)ヘKingApple0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