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gApple0

【切爆】黑長直和金色爆炸頭

*繁體字

*捏造,只是想寫在12歲曾相遇的兩人

*cp感不強烈


5年前,一條荒廢的大街。


一位少年躲在一棟大廈的牆外,用紙箱做掩護,孤獨地面對怪物,與死亡。
啪察一聲,旁邊建築的全牆上又添了幾道刮痕,因承受不住打擊倒了下來。怪物身形龐大,和嬌小的少年形成對比,他紫色的皮膚流下黏液,在所到之處留下一條線。


12歲的切島隨著逐漸變大的腳步聲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他其時未能掌握個性,剛剛與對方的交手已令他深知兩者的實力差距。他的手因剛剛的戰役宜而受傷,留下了驚心動魄的傷痕,抱著絕望的心,或因不甘或懊悔,一滴淚水沿者著他黑色長髮的髮稍滴了下來。


怪物的腳步聲停止了,紙箱唰得被拉開,露出了刺眼的光線。如同大部分人一樣,切島在他彷彿臨死的時候看到了走馬燈,如自己四歲時被個性所傷,父母為他感到高興又心痛醫藥費,或是自己為了結識女生,謊稱自己的疤痕是打架得來的。他用著最大的聲音喊出自己的願望:「老子還不想死,我還是處男,還沒成為男子漢呢!!!」


突然,一陣巨響將少年從白光中拉回來,一個金髮白爆炸頭少年利用他爆炸的個性跳了起來,利用離心力及爆炸對敵人的頭部作出了沉重的打擊,然後再用左手補上令一記,轉瞬間怪人就跌倒在地上。


"挺有趣的小朋友呢~"壞人用嘔心的語調說道。


"嘖,只會欺負小朋友的大人,比廢久還要嘔心。"他不屑地補上一拳,怪人的腹部受到沉重打擊後,就躺下不起了。


那金髮少年看向切島,皺起眉頭:真是沒用的女孩子。切島心裡叫苦。


於是就在對方轉身的一剎,怪人又站了起來,準備攻擊對方,切島怪叫一聲,將所有力氣聚在手上,給了對方一個氣派的手刀。啪一聲,怪人再次倒下並揚起一堆灰塵,害的切島打了個噴嚏。就著一連串的動作,金色爆炸頭緩緩別過頭來,給了他一個微笑----一個鄙視至極的微笑。嘖。


切島頂著妹妹頭舉起了中指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