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gApple0

【山組OS】再也不在電視台誘拐了(1)


第一次發A團文,手機超難排格式的。

悄悄話:其實這不是我第一篇A團文,我還有一個系列的OS文未發w

猜猜看這是哪對拉郎啊




聲明:本故事純屬虛構,我亦不擁有任何角色

警告:R-15(有色//情成分

======

樽井翔太郎,30歲,剛踏入不惑之年。本滿心期待女朋友的禮物。結果卻在生日當天被女朋友甩了。真是個滿懷晦氣的倒霉鬼。

居酒屋裡,甲本前輩大口大口的喝著酒,把翔太郎被甩的經過形聲繪色說出來,企圖在對方的傷口上再撒幾把鹽。

翔太郎坐在前輩旁哭喪著臉,似是要把一整條河哭出來。甲本前輩看了對方一眼,幾乎是用倒的速度把酒送進嘴裡。

「現在還被開除了。」甲本前輩把空了的酒杯粗暴的放在桌上,彈出了「搭!」的擬聲詞。「超~打擊」

翔太郎皺起的可憐巴巴的臉看起來更皺了。

「這樣吧。我有份電視台的工作。你跟我來,我給你5%,不錯吧。」甲本前輩把手搭在他的椅背上。他像大頭娃娃般點著頭,不停的點頭,不停地點頭。



第二天,翔太郎就被對方從對方家裡的沙發揪了起來。他起來的時候還未睡醒,嘴邊掛著一行口水。

「你這傢伙、肯定又在做什麼色色的夢境了--」甲本前輩大力的扭捏著他又大又軟的耳根,把他從夢中扯了出來。 「痛い、痛い、」翔太郎的五官疼的扭成一團。他理想中的起床可是被從廚房裡散發出的香味吵醒。然後一睜眼就能看到穿上圍裙的妻子的背影,對方看到他起來後,會不好意思地問自己是否吵醒了他,此時他就會繞到對方身後抱著…

現實是、甲本前輩用扛大米的方式抱著對方,嘴上就沒停過的損翔太郎。他一路抱著對方,直到把對方塞進車子的後座。 翔太郎第一次踏足電視台,看到寬敞的廠景,禁不住想個鄉巴佬出城一樣東張西望。

Non-mets man就是在這裡拍的嗎…好厲害。

甲本前輩無視了正在發花痴的翔太郎,徑自經過走廊,走到其中一個廠裡。他過來一會才緩過神來,趕緊加快腳步追上對方。兩人在一個看台上坐下。

「這是做什麼?」翔太郎不解的嘟起嘴巴。 「殊--」甲本前輩把一把扇塞到他懷裡。扇子上印著他不知道的藝人的樣子。他困惑的傾了一下頭,最後還是揮起扇子。

「さ、the quiz show start!」一個穿著西裝的奇怪男人在台上跳了跳去。

咦?這是quiz show嗎?翔太郎略感奇怪的揮舞著扇子。

這主持人為啥要不停跳來跳去?他這樣子也太奇怪了吧?話說這都是什麼問題啊?翔太郎一直看著節目現場,腦中不斷浮現出一堆問號。

「Dream~~~~chance~~~~」居然又跳起舞來了?!!

「你的拍檔是你殺的吧」等等、這反轉也太大了吧??那傢伙明明剛才才說跟自己的拍檔相親相愛的說。

翔太郎的腦因為過負荷,腦子一度出現中斷的現像。他直到節目結束時也是呆呆的,弄不清楚到底剛剛上演的是哪一輯。

這節目真是垃圾。甲本前輩說著,把手擱在翔太郎肩上,自己倚向後面伸著懶腰。 翔太郎心裡同意。

「我要上廁所。」他看向前輩。 「我也一起去。」兩人同時站起來,在電視台裡搜索著廁所。 翔太郎和前輩在廠裡東張西望。搜著搜著,他看到了剛剛的主持人按住頭跪了在地上。

誒?那不是剛剛的主持人嗎?幹嘛跪了…翔太郎好心的想要上前關心對方,卻被甲本前輩一把拉著,直呼他少管閒事。忽然一群奇怪的人把主持人從地上抽了起來,把他扛起不知往那個地方走去。 翔太郎感到奇怪,忍不住跟了上去。甲本拉不住他,只好一個人待在原地。






翔太郎偷偷的跟到一個走廊的盡頭,在差些被人發現時,幸運的打開了旁邊的房間並逃進了裡面。他在房間裡屏色靜氣,直到奇怪的人都走了才出來,才走到困錮著主持人的房門前。

走到白色的門前,開始猶豫自己是否太多管閒事。正當他想要撒手不管時,他聽到房裡傳來巨大的叫喊聲。他把耳朵貼在門上。

「神山--」不屬於主持人的憤怒的嘶吼。

「咚」一些東西破碎了的聲音。

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。翔太郎趕緊在門被拉開前把頭縮開,裝作工作人員的樣子在走廊上隨意踱步。 一個疑似俄羅斯人的男人看了他一眼就趕緊離開了。 翔太郎看著對方逐漸消失的身影,打開了門。

甫打開門,翔太郎就看到了衝擊的影像。剛剛的主持人正瑟縮在地上一角,他看到打開門的翔太郎,就抖的更厲害了。

翔太郎鼓起勇氣,開聲道--「不用擔心。我是來救你的。」翔太郎看著身穿白衣的對方伸出了手。對方搓揉著手,不住的顫抖,白色的衣服在有點溜的肩膀滑了下來,露出了一整個白花花的肩膊。

他猶豫著,把手搭上了翔太郎伸出來的手。 翔太郎抓緊對方的手,兩人在走廊裡飛奔起來。他不顧一切的跑著,身後有幾個發現了的人一直跟在他後頭企圖讓他停下,他加緊了步伐來擺脫對方的跟踪。

可惡,怎麼辦才好…翔太郎一直跑著,身後跟著的人越來越多。 當甲本前輩看到翔太郎的時候,他是想抱怨的。但當他看到那尾隨的一大群人後,睜大的嘴巴就發不出一點聲音來。可能是感覺到迎面而來危機感,他不知怎的也跟著跑了起來。三個人跑到停車場裡,翔太郎硬是把剛剛拾來的主持人拋到車上。再自己擠了進去。
甲本前輩把引擎點著,踩盡油門。務求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現場。翔太郎的身體受不住強勁的後座力往後跌,剛剛的主持人則是掉了在車的地上。他只得用一隻手把他抱了起來放在懷裡。



「這傢伙是誰啊!」甲本前輩發出分不清憤怒還是崩潰的大喊。

「剛剛的主持人…」

「你連他叫什麼名字和其他基本資料也不知道嗎?」

「大概叫…神山悟?」

「大概是什麼意思啊!」

翔太郎忍受著對方沿途的碎碎念,路上一言不發的抱著神山。

----------

「我說你、上次好歹帶了個有錢人家的女生。」雖然是黑道,翔太郎想。 「這個不僅是男的,看上去還身無分文的樣子…」甲本前輩不悅的皺起眉頭。「你為什麼要把他拾回來啊。」

「他被非法禁錮了!還被虐待!」翔太郎小心翼翼的把眼睛半合的對方安放在沙發上。像個睡公主一樣呢,翔太郎想。 神山的大半個肩膀全露了出來,他在沙發上扭動著,發出奇怪的呻吟,令人浮想聯翩。

「你是那邊吧。」甲本前輩看了一眼躺在沙發上的神山悟,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,兩手模仿著XXOO的動作。

「當然不是了!」翔太郎漲紅了臉回答道。 神山半睜著眼,露出朦朧的眼神。他濕潤的嘴唇半張,洩出一聲令人想入非非的呻吟。 翔太郎的某個部位不合時宜的抬起頭來。

甲本前輩看向下面,吃笑了一聲。「我還是先回房了。」 「等等、前輩…」

在甲本前輩回房後,神山緩緩的張開了嘴。「不來一發嗎?」

誒?翔太郎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。原來剛才的、還真是邀請啊…

「你為什麼要這樣說?」翔太郎疑惑的走近了神山悟。

「本間說,如果有人想把你帶走,那都是想要跟你來一發的意思。」神山往沙發裡頭縮了縮。「所以…」 翔太郎忍住要請他吃自己香蕉的衝動。我是正人君子!把他帶回來是為了我的良心!翔太郎如此想到。

「你…」正當他打算反駁的時候,對方已經把上衣脫了下來。

不來一發嗎?

----------

「你是DT嗎!還是說你是ED?」超級英雄史萊特,翔太郎的同事時多駿太郎在聽完對方的傾訴後露出一臉鄙夷的眼神。 「…都不是。」 「那你咋不上啊???」

「他是男的…」時多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。他想著原來是性向問題,那可不能強逼啊。

「雖然我下面精神了…」時多頭上浮現出倒八個問號。

「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基佬?」他問。

「我不知道。」翔太郎的頭髮被抓的亂七八糟。

性取向疑惑的人啊…時多想。「說真的,如果對方長的OK,又對我張開大腿的話,我一定會上的。」

「嗯…他確實長的很對我胃口沒錯。」翔太郎疑惑了一下再說。他畢竟沒有上過男生的經驗,當然也沒有被上過。

「那就上啊。只要長相對口味的話,不管那個洞都OK吧。」翔太郎聽到對方直白的意見後滿面通紅。「只要能插就好了。」翔太郎羞恥的垂下頭來。 「還能再見到對方嗎?」

時多翹起修長的二郎腿,姣好的臀部被抬起,繃緊的布料讓他的屁股看上去更豐滿了。

「他現在暫住在我家裡。」翔太郎回答。

「那不就行了嗎?以後還有很多機會啪呢。」時多靠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。「只要小心別虛脫就行了。」他惡意的扯起了一邊嘴角。 翔太郎覺得他的臉都滾燙的能下菜了。

翔太郎想了想,如果向時多坦白對方是自己拐來的,他應該會得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答案。即管如此,他還是選擇閉嘴。畢竟一個30歲的大男人誘拐另一個少不了多少的男人可不是什麼小事。雖說對方被非法禁錮,又被虐待…可解釋起來又好難。翔太郎嘆了一口氣。





=====

嗯,,作者不怎麼會說話。喜歡的話就來個評論和小紅心吧。催更也是可以的!

比起說歡迎勾搭,不如說是很想被人勾搭(´・ω・`)

评论(14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