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gApple0

【山組OS】再也不在電視台誘拐了(3)




到底有沒有人知道怎樣放肉啊_(:3 」∠ )_




感謝賣賣提、烤羊肉串大叔岡田11的友情客串。這個11取自龍與虎的設定←強烈安利!!!裡面的okada就是美少女啊♥學ノノ說的、把那孩子還回來啊!






聲明:本故事純屬虛構,我亦不擁有任何角色

警告:OOC(!)、小學生文筆








------



翔太郎不在,我要幹什麼好呢?



神山看著水槽的盤子,想著要洗碗碟,結果洗一隻摔一隻。



想著要整理雜物,卻搞不懂如何收納。



想著要掃地,垃圾一邊掃一邊從鏟子裡掉出來。



想著要洗衣服,泡泡卻不知為何從洗濯機漏了出來。


我真是沒有生活常識呢…神山難過的想。我什麼都做不成。




翔太郎回到家裡,神山正抱著膝蓋企圖把頭埋進去。摔碎的盤子、堆積如山的衣物、到處散落的垃圾,每一樣都讓翔太郎頭疼的要裂開。雖然他想安慰對方,可是剛下班的他已經筋疲力盡,也沒什麼好氣,只好自己安靜地收拾殘局。



翔太郎不住瞄向神山,過了一會才開始說話「你窩在家裡,即使只是看一整天電視,打一天電動也行的--」



「可是我不想這樣。翔太郎明明這麼努力,只有我一個人無所事事,不然就是在幫倒忙,就像翔太郎的寄生蟲一樣。我討厭這樣。」



居然會露出這樣寂寞的眼神,變得我好像壞人一樣。明明是想要休息的,可對方那款招牌可憐顏,哪還到他拒絕。翔太郎默默嘆了口氣。



「我來教你吧。」



在翔太郎的教導下,再加上神山用心聆聽,神山處理家務的能力也很快有所進步。翔太郎的耐心得到了回報,他的家在神山的努力下也成了能稱得上窗明幾淨的樣子。



夜幕降臨,翔太郎又結束了一天的工作。今天晚上神山君煮了什麼呢?翔太郎今天也滿懷期待的打開了門。





‌前情提要:時多被餵狗糧







「歡迎回來。」



油膩的香味填滿房間,翔太郎露出期待的笑容。「我回来了。」



他坐在沙發前,神山把晚餐捧了出來,細心的他把餐具安放在碟子兩旁。鮮艷的顏色刺激著翔太郎的眼球,他逼不及待握起叉子。「我不客氣了~」



神山坐在餐桌對面,觀察著翔太郎的反應。看到他滿足的笑容,自己的緊張感也減低了不少。



「ね,翔太郎君…」




翔太郎聽到對方輕輕喚著自己的名字,疑惑的抬起頭來,對方一副有話要說,欲言又止的樣子,他心癢難耐的皺起眉頭。




「…我想打工!」



??????翔太郎十面,哦不,七面懵逼。一口飯掉了在地上。



你、再、說、一、遍?



我要找工作!



這傢伙肯定是瘋掉了。翔太郎按住自己的小心臟,起身找水喝定定驚。神山的話在他耳邊纏繞360度循環播放,他煩躁得握著的拳頭都要滲出血來。



「終究還是不行吧...」眼前濕潤的大眼睛黯然失色。翔太郎內心糾結著。明明是這麼好看的臉,卻總是擺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樣子,與他一點也不搭。如果上班後能令他自信心增強的話...



「行了,明天我介紹你去上班就行了。」



翔太郎說完後,才意識到有可能導致的後患。但神山聽後雙眼像太古(來自m76星雲的超人HiroshiNagano)發射出光芒,他也來不及後悔了。




------



如果可以的話,實在是不想拜託那個人啊…



明明是中途半端的插班生,學生時候的長相老土的要命(就是隻小土豆),卻總是擺出一副前輩的架子。現在又總「抱怨」自己的店生意太好忙不過來。也不知道他先前是不是翔太郎收到失業的消息,架著一副看不起自己的樣子卻喊著要幫助他,教翔太郎見了就想繞道走。



翔太郎打量看櫥窗的陳列服裝,鮮粉紅色的襯衣從胳膊到手袖位置都是魚絲網料,搭配上同是粉紅色的豹紋短褲,還真不是一般級別的辣眼睛。這傢伙的品味十年如一日的差勁啊…




「翔太郎?」這位舊朋友甫看到他熟悉的身影就興奮的從店裡走出來迎接他。



「啊。你好啊、岡田氏。」被發現了。翔太郎只得硬著頭皮打招呼。



「怎麼這麼見外,叫我chimpanzee、哦不、准一君就行了嘛。」等等,這傢伙是自認長的像大猩猩嗎。



「是這樣的,chimpanzee、哦不--准一君才對,我有一件事想拜託你。」



「說吧,雖然我現在是知名企業家了,可我還是那個愛崗敬業的枚方小哥。不論你怎麼潦倒我也會幫助你的。」他說著,露出燦爛的笑容。



「我的朋友想在這裡上班,行嗎?」



「這樣啊…不行。」那家伙居然還在拒絕時仍露出笑容,翔太郎都有點為之氣結了。



「啊…那我們走吧。」比起失落,翔太郎那幾分慶幸之情更加強烈,他逼不及待的想逃走,總之是要讓對方的臉從自己眼中消失。。在他轉身過後,藏在他背後的神山的臉才露了出來。



「等等,我想起來了,有個崗位很適合你這位朋友的。」不知為何,岡田擺出跟剛才截然不同的態度。



「真的?真是萬分感謝不勝感激。那他什麼時間能上班啊?」



「就現在吧。」



「あれ?」翔太郎被嚇了一跳。



「我可以的。」神山開口說道。



翔太郎低下頭看了手表。如果再不走就會被前輩罵了。該死的…他向著神山,彎起那標誌性的八字眉,像是問對方是否真的能應付得來。在對方肯定的點了點頭後,翔太郎還是擔心的不行,最差的可能性都在腦中浮現出來。但他也沒有時間擔心,這時間如果他還不走,就真的要帶著神山兩口子去浪跡天涯了。為了成為成功人士,他只好看着神山被拐進店内,忍痛的離開了。



摺衣服好難。岡田走到他後面,認真的教導著神山整理衣服衣服的方法。當然、如果他的手沒有趁著教導神山的時候捏他的屁股就更好了。



店裡的其他人向他投來同情的目光,有人同病相憐似的朝他點頭會意。神山接收到他們的目光,倒是不以為意。



自己受顧於人,讓他摸摸屁股也沒有什麼問題吧。 



「對了、」
對方還在揉著他的屁股,被神山突然的發言嚇得愣一下,趕緊把手移開。



「這裡什麼時候休息啊?」



「額…大概還有兩個小時才休息吧,怎麼了?」



「我一會有點東西要出去做。」




「那你趕緊把樓面整理好吧。」岡田說著轉向走回辦公室。



好,要努力才行。他惦記著對方的教導,把衣服分門別類地放好,也有在嘗試招待客人,雖然不怎成功,他也算是盡了自己的本分。



他看向時鐘,這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,可岡田還沒出來宣布他能休息,他也不敢離開,直到同事都走了他還呆在門面。大約過了半小時,對方才從辦公室施然走出。



他看到神山還在,發出驚嘆。神山感到自己像個笨蛋一樣,臉唰一下紅了起來,急急的打了一下招呼就跑出門了,留下一個目瞪口呆的岡田准一。





------



神山走出店後,走到兒童劇場找翔太郎。舞台上正在上演超級英雄Sliderman。內容不外乎是三個黑不隆冬的小惡棍盲不講理、抓走了普通市民,然後Sliderman華麗亮相、說出經典台詞,再過了幾招,小混混就手無縛雞之力的被擊退。



好奇的是,這場戲的其中一個小黑人挨了幾拳仍不倒下,彷彿在強行加戲,在Sliderman使出了汽水飛踢後才總算倒下。



「不愧是翔太郎君、真帥氣呢!」神山大聲力鼓掌,為Sliderman帥氣的表現激動不已,絲毫沒留意到怪獸投來的目光。



表演結束後,神山跑到後台等待,想著要好好慰勞對方,一個勁兒的緊張。Sliderman向他走近,他衝了上前,遞上水和毛巾。



翔太郎一定很辛苦了。不知他見到我會不會開心呢。



Sliderman的扮演者摘下頭罩。那並不是翔太郎。眼前的男性長了張小巧精緻的臉蛋,鑲著像寶石一樣深邃的大眼睛,是個標準的大美人。神山被嚇呆了。



「等等、你是…Sliderman?」時多駿太郎點了點頭。神山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「可是翔太郎君…」



「翔太郎?啊,是指樽井嗎?嘖,虧我還以為你是我粉絲呢。」聽到對方不是自己迷弟後,時多無視對方,徑自走向休息室。



「--騙人的。」神山固執的否認就擺在眼前的事實。



時多嘆了一口氣。「我也沒有必要騙你--」



「騙子!」神山大喊。



「等等…」時多急忙把他拉近,用手掩著對方的嘴。



「你為什麼要大喊、到底有什麼毛病啊你。」可不能走嚇外面的客人啊。



時多感到他的手濕濕的,抬頭一看,溫熱的淚水正滴在他的手背上。



時多皺起眉頭,張開嘴巴開始說話。



「做英雄有這麼重要嗎?比起英雄來說,怪獸也同樣重要吧。如果沒有怪獸,英雄沒人襯托,就不可能存在了。可怪獸不同,他們在哪裡也能活躍,那不是很好嗎。所以說,怪獸也好,英雄也好,都是有自己存在的意義的。你為這種事而哭,是把怪獸當成什麼了!給我去跟怪獸道歉啊。」



時多雞湯發動。神山也停止了抽泣,他看著對方,好像明白又不明白的點了點頭。時多放開了對他的箝制,兩人站在原地互瞪著。場面一度十分尷尬。








------


因為這章我朋友幫我捉蟲了、逼於無奈的表示感謝(其實是真的很感激啦xd順帶一提,我朋友說神山寫的很病。才不是這樣的呢!



題外話一句,為什麼大家都這麼熱愛肉_OTZ

评论(9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