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gApple0

【竹馬相二】地球有35億男人,你是最蠢的那個



第一篇竹,是小鎖匠那篇的番外
捉蟲隨意


----------

是、請用~有明身穿囚服,靜靜地排著隊等著盛飯。

謝謝。有明向盛飯的人道謝。

不用謝。負責派飯的人回答,露出教冬天的雪也要融化的笑容。有明依稀記得他曾在在雜誌上出現。他在記憶中尋找對方的名字。

飯不用這麼多…被困在監獄數月,對方久違的單純笑容引起他注意,禁不住多看了對方數眼。

不可以啊。監獄的生活這麼幸苦,你要多吃點才有動力繼續下去。佐佐倉鼓起臉,用哄小孩的語氣哄他吃飯。

「可是你給我這麼多我也吃不完啊。我又不想浪費…」有明看著盤子慢慢被盛滿,增加的米粒就是增進的勇氣,他鼓起勇氣搭話。「對了、你是第一天來工作的嗎?」

嗯。不過我其實只是來幫忙的。

我就猜到了。佐佐倉你看起來和其他人不同。

誒?我還以為這是因為你沒看過我呢。佐佐倉上下打量自己,心想對方是怎樣知道自己的名字的。

你不是上過雜誌嗎?在那看到的。

啊。佐佐倉恍然大悟的拍手。在那裡啊。有明さん也對調酒感興趣嗎?

嘛、算是吧。我家是開餐館的。

真的嗎?佐佐倉的眼神亮了起來。後面的人等的不耐煩,怒吼他們。有明雖然感到意猶未盡,亦只好不情不願的挪開腳步。佐佐倉在他回坐位前給了他一個笨拙的眉眼。有明有種錯覺他心跳停了一拍。

他選了一個能看到對方的坐位坐下。他一邊看著佐佐倉給人添飯的樣子,一邊勺著飯,飯竟然在不經意間消滅了大半。在佐佐倉瞄過來時,他尷尬的別過視線,令對方禁不住嘴角上揚的衝動。

如此純潔的人為什麼會被關在監獄裡啊。佐佐倉對對方的好奇心被完全挑起來。




__________





有明經過咖啡廳,咖啡店十分摩登的圍上了落地玻璃,平時不多管閒事的他鬼迷心竅的看進去。一個熟悉的身影在裡面獨自坐在角落位。

「是出獄後第一次見呢。」有明走到佐佐倉跟前。明明是看到對方的身影才進來的,偏要裝出一副偶遇的樣子。

對呢,已經過了超過一周。正所謂一天不見,如隔三秋。我和有明桑隔了好多秋天呢。有明被對方無稽的話給逗樂了。

你可以來找我啊。

我有路過你的餐廳,可是卻不見你的人影。

可能是在忙吧。

嗯。餐廳門口的那個是你的妹妹嗎?長的真漂亮。

靜奈是我的妹妹,當然漂亮了。不過人家已有男友了,別俏想了。

和你長的真像呢。不過有明桑偏可愛系。有明聽後垂下頭。佐佐有倉看不著對方發紅的耳根,誤會對方是因失落而低頭,暗自緊張起來。

佐佐倉想起有明跟他說過的話,意識自己有可能在在說他們相似時踩到對方痛處。害怕對方介意的他趕緊道歉。

沒關系。有明輕輕搖頭。縱使他這樣說,佐佐倉仍慌的手忙腳亂,拼命的打圓場。

你們家的林氏蓋飯真好吃。我喝了三杯水呢。

好吃跟要喝水有什麼關係?有明再一次被對方的邏輯逗笑。

吃好吃的東西就會自動想喝水了。也不知為什麼。他搔頭。

看著對方傻氣的動作,有明不知為何笑的更燦爛了。

我最近一定會再來一次的。到時拜託有明桑一定要在。超想看到有明桑工作的樣子!

最近的話,應該一直都在吧。

對了,我的卡片。我現在在這裡工作。

哦。有明表面上毫不在意,實際上卻是珍而重之的把它放進褲袋裡。








有明托著頭,把手支在靠近門口玻璃的桌上。

他在想佐佐倉。他想,他是墮入愛河了。
佐佐倉的的氣色於他如清晨掠過的微風。是乏味的監獄生活裡最大的慰藉。雖然現在是獨自一人,但想到總是在身邊的佐佐倉就不禁露出微笑。

最近呢,靜奈笑他在煮食時會不自覺的哼起曲。他聽後臉色通紅,慌張的否應。身體輕飄飄的,有明像是要飄上室內的一角,愉快的哼唱起來。

躊躇不決的腳步教佐佐倉煩躁。濕潤的天氣令人惶恐不安。佐佐倉看向電話,打開聯絡簿。他的心引領他的腳步朝著有明餐廳的方向前進。

看著佐佐倉的側面,有明不噗哧一笑。失去眼白的眼睛,能否看見有明眼中的事物呢?隱藏著納悶的心情,有明勉強向佐佐倉露出微笑。佐佐倉的臉頰因上揚的嘴角浮現幾道皺紋。有明因這種小細節興奮不已。

佐佐倉走時從櫥窗看向裡面,有明不慎讓寂寞的表情洩露出來。佐佐倉的腳步像是不屬於自己的不自控走回頭。

有明和剛才一樣,仍舊站在廚房裡。聽到門鈴的聲音,眼神驟然明亮起來。看到走回頭的佐佐倉,他按捺不住高興的心情。

你個白痴,為什麼要折返啊?是忘了東西嗎?他高興的聲調上升了好幾度。

佐佐倉沒回應,他走到料理台前。他認真的盯著有明的臉,用帶著繭絲的拇指掃過對方的眼簾。

你的睫毛真長呢。佐佐倉邊說邊笑。

金黃色的陽光灑在佐佐倉修長的身影上。有明心跳不由自主的劇烈跳動。

佐佐倉別過身,又往門口走去。

有明注視著他的背影。
好想跑到他的跟前,直視他的瞳孔。
好想把「喜歡你」說出口。
明明是這麼簡單的三個字,為什麼會讓呼吸困難。


我喜歡你。







有明和佐佐倉面對彼此站在擱大的玻璃窗前,黃昏的斜陽落在他們的側臉上。有明緊張的不住呼吸。

「好きだ、
好きだから…」

誒?佐佐倉被嚇到,他張大了菱形嘴。

誒什麼啊你!有明看到對方驚訝的眼神,心沉了下來。他以為自己要被對方拒絕了, 他扯高嗓子偽裝著自己的失望。

因為被搶台詞了嘛…佐佐倉看著對方失望的表情,慢慢綻放燦爛的笑容。眼睛一直注視著有明。

白痴嘛你是!有明滿臉漲紅,他的臉從耳根紅到脖子後。他羞的移開視線。

佐佐倉把手伸到有明被髮絲環著的脖子裡頭,把他的頭別過來看著自己。佐佐倉的頭慢慢靠近,直到他的唇和有明雙抵。



__________




有明功一對著樹幹,駝著背的站著。他迎著風,髮絲隨風飄動,過長的劉海擦掠睫毛。聽到呼喊自己的聲音,他緩緩轉過身,臉上綻放微笑。

你這傢伙、遲到啦!有明伸出手臂,指著自己的手腕。那裡並沒有手錶。

佐佐倉看到美好的笑容,一個暖流流淌過他的心扉,嘴角自然的上揚。

お待たせしました!

佐佐倉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,比背後的光芒更要耀眼。

有明用手指輕戳他的肩膀,假裝有用上推的力氣,佐佐倉配合地向後傾去。

佐佐倉的手撫上有明被風輕吻過,變得散亂的髮絲。有明的臉唰地紅了起來,連帶肩頸的皮膚都染上櫻桃的顏色。佐佐倉的眉眼彎成美好的弧度。

他把手輕柔的貼在對方的臉上。遮陽的大樹枝椏隨風搖擺,一片葉子飄下來,輕輕落在他的頭上。

佐佐倉順著感覺,吻上有明的櫻唇。



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