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ngApple0

【OS】加油社長


快來讓社長手把手教你談戀愛吧!

鮫島零治×鈴木太陽

垃圾排版




鮫島社長單方面與鈴木老師展開了以交往為前提的date,但在高級餐廳裡,鈴木卻單方面的逃走了,只留下鮫島一人。社長想著要放棄了…

但回到家後,鮫島輾轉反側了一晚上,覺得自己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,問了隔壁的老司機社長意見。熬了一晚上,總算挑著把正經的愛情電影全看完了。

第二天回到鮫島集團時,鮫島社長正式宣布:Love Love大作戰開始!結果在蝦餃宣布的同時,計劃就被正式駁回,原因是自己的秘書不滿意計劃的名字……

能不能先改名,俗死了。村沖在所有社員熱切的注視下,冒著惹怒鮫島的危機衝口而出。

不不不!本餃已經35歲,絕對有獨立思考能力,才不會被秘書姐姐所動搖呢。不過這名字看上去是俗了點,幹脆改為Love Love100%!Project吧。全部都是英文和數字,這看來就相當洋氣了。村沖聽後表示:哎呀我不管啦。



Love Love100%!Project

計劃一:
為了讓太陽心動,故意讓他爬很高的地方。只要在他跌下來時接著對方,抱上去…Love Love100%!
秘書評價:請社長你務必小心

鮫島走了去幼兒園校長校長室裡。校長看見突然走進來的鮫島,整個人都是懵的。雖然是被嚇得不輕,可來者是鮫島集團的社長耶,校長趕緊上前獻媚,笑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。鮫島零治可絲毫沒忘記作為總裁的人設,他邪魅一笑,霸道的讓校長叫太陽去爬梯修樹,把園丁的工作一把搶走。在鈴木爬梯子的同時,社長一直站在後面用炙熱的眼神看著他,敞著手臂,等待鈴木掉下來。

太陽老師是掉下來了,鮫島蝦餃是接住了,兩人骨卻是折了。浪漫的一夜留在醫院度過。但太陽老師沒有生氣,因為他深愛著蝦餃,是所有人除了瞎眼的社長都能看出的那種心愛。所以當然是選擇原諒他囖。



計劃二:
如果計劃一不成功的話,就為他熄滅東京塔吧。
詳細計劃:請參考嵐にしやがれ中的This is MJcorner
秘書評價:小心版權

鮫島興致勃勃的帶了鈴木到最高的摩天樓,要讓他把景色收在眼底,再讓樂隊出場演奏使氣氛變得浪漫。

他慢慢的把鈴木的視線誘導到東京鐵塔,鈴木不解的瞪著眼睛,社長則做好了讓對方尖叫出來的準備,陶醉地打了一個響指。看、快看我多帥!等等,為什麼沒有滅?哎呀,搞錯時間啦。鈴木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鮫島,氣氛一度十分尷尬。幸好最後這次約會有驚無險的結束了。



居然這樣都不能love love100%??於是社長去了拜託自己的好基友,人稱愛情專家的「哥有任天堂就是屌」。

「任天堂」收了面包社長為小弟,讓他跟自己去學魔術,在面包社長接受了無數次小粉拳攻擊和被嘲為童//貞魔法師的洗禮後,好不容易終於從「哥有PS4」的毒手中解放出來,把戲法學成了。

在鮫島要正式表演的那天,鈴木提出了要去肯德基。鮫島作為100分男友,當然不會拒絕啦,他開著瑪莎拉蒂,載著鈴木去到最近的肯德基。路上他一直想著肯德基到底是什麼,難道是年輕人流行上的餐廳嗎?開始痛恨起自己和鈴木之間有點大的年齡差。到達時,鮫島露出驚訝的神色。就這又舊又破的餐廳,憑啥吸引我的鈴木!哼。

鮫島爾後開始考慮更重要的問題:戒指要從哪變出來。在思索的時候,鮫島看到了面前的炸雞桶。他靈機一閃,把戒指放了進去。

在鈴木磨拳霍霍向雞件時,鮫島把戒指從一堆肯德基炸雞中變了出來。

鈴木靠前聞了一聞。這是一隻有味道的戒指。
鈴木老師好像不太喜歡的樣子哦。



最後鮫島包下整個動物園,根據他平常看《志○動物園》的經驗,動物總沒人討厭了吧?果不其然,鈴木一看到動物雙眼就發出死光。
老師:可愛! 社長:嗯。
老師:可愛! 社長:嗯。
老師:可愛! 社長:嗯。
.
.
.
以上對話重複無數次。
本來是挺開心的,直到鮫島發現了香菇… 拍啊拍啊拍~真高興啊菌,快樂的成長吧~
啊!那裡又有一堆!鮫島興奮的指著前方一群菇菇,要讓太陽老師看看,他一轉過頭。咦?太陽呢?



最後鮫島社長把太陽老師拐到酒店,說是要賠罪。太陽很高興,這笨蛋終於開竅了。太陽用上了他最愛的香水,還特意洗了個澡才出門。結果兩人就真的只是參觀而已…

但在太陽的提議下,兩人開了房間。太陽老師表示:男人就是要主動、不慫!
社長:我在床上是大野智
33://////
~到達房間~
社長快步跳上床,33的心跳快的跟雲霄飛車似的。然後社長拿起了麥克風…

社長:I'm a very bad boy~(放聲高唱
33:…
跟著節拍拍手
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!混蛋(ToT)

鈴木這次被鮫島徹底激怒了,想著對方居然這樣的把自己耍著玩。帶著發紅的眼眶,鈴木用手掩著自己因窘困而發紅的臉頰,急急的奪門而出。鮫島抓住了正在逃離的鈴木的手,卻被對方一把甩開了。鈴木無視過鮫島的呼喚,頭也不回的背影逐漸消失。

鮫島眨著眼,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留在原地,愣如電視上靜止不動的畫面。天知道鮫島心裡有多難過,內心被揪扯往後,給人要撕裂的感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爸爸,既然戀愛這麼痛苦,為什麼要去喜歡人呢?4歲的小蝦餃看著因母親離去而難過的父親,用幼嫩的聲音問道。

"傻孩子,
「因為喜歡一個人,即使是痛,也是會笑著痛的啊。」

35歲的零治閉上了眼睛,眼皮一打顫,淚水沿著睫毛流了下來,嘴角不知何時的上揚,他輕輕的笑了起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社長追求人的招數是我自己也會用的招數來的…

向我那比社長更不濟的戀愛能力致敬!不過以我垃圾的功力,實在對社長追到太陽老師的畫面想像無能

最後:有梗請務必跟本人分享!梗的大募集!

那些年交嵐教會我們的事情
獻給所有電腦苦手的你

Nino生賀文 [ 智翔 (R18) ] 小妹妹别看哟w

生日發虐文(#`皿´)(#`皿´)
不過看在有肉的份上就原諒你了!哼!

小松 (´・∀・`)ヘ:


二宮くん、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!尼糯米又比我小了 (*。>Д<)o゜


小松第一次發文,請多多指教!感謝 @KingApple0 幫我捉蟲♥ 雖說是四哥的生日,不過拉郎是山組 (N: 喵喵喵?)


好,廢話少說,大家上車,有肉同享٩( 'ω' )و


--> 最後の夜に


P. S. 有想過後續,不過要看大家喜不喜歡了 (;ω;)

【山組OS】再也不在電視台誘拐了(5)

這文主要是OS,下有SK劇情。CP混亂。一直追文的看官如果介意的只看上就可以了。上是開放式結局,下是TRUE END。卡文卡久了,只能想出餵屎的情節。不要帶入真人。


To各位看官:我一直都愛你們。如果有人看到這文不高興的話,可以向我投訴。我意見接受,態度照舊。


警告:OOC、偏離平均值的三觀

密碼:satoshi的入社日


(上)


翔太郎我對不起你!!!


(下)


--TBC or END(?)--
P.S.其實我已經寫了第二季。

【山組OS】再也不在電視台誘拐了(4)(R)



聲明:本故事純屬虛構,我亦不擁有任何角色

警告:OOC、小學生文筆、R-18









前回提要:比起填坑的作者來說,不填坑的作者也同樣重要吧。



神山和時多站在休息室前互瞪著。翔太郎走過來看到這驚悚的一幕,嚇到差點直奔天國。嚇得說不出話來就一直盯著。


「哦,你男友來了。」
不知道時多這個「你」指的是誰,但基於他正指著神山,這裡的話應該是對翔太郎說的。



「神山?你怎麼來了?」


「來探你的。」

「神山你聽我說…」翔太郎低頭看了一下拿著的頭套,又看看身穿的怪獸制服,突然腦子一空。想不出接下來要說的內容。



「沒事的。時多桑都跟我說了。」


「你不怪我說謊了嗎?」喂喂、你這傢伙還真為這麼幼稚的舞台劇撒了謊啊…



神山用力的點頭,表示自己一點也沒有怪責的意思。反倒皺起眉擔心翔太郎胡思亂想。翔太郎激動的眼淚都要湧出來了,急步上前把對方用力揉進懷裡。


「你來幹嗎?」
懷裡的翔太郎抬起頭看著神山。神山低下頭,好看的樣子填滿了他的眼眸。


「剛剛休息,來探你的。」



「我這邊也休息了,我送你過去吧。」



「我也要去。」時多壞心眼的阻止了翔太郎的計劃。翔太郎瞪了在說話的時多一眼,時多絲毫沒有在意。我也剛下班嘛。 
時多(臉皮三尺厚)駿太郎。



三人在店門前分別,翔太郎目送著神山的背景。岡田從玻璃看到他們向他們微微一笑。


「這傢伙,我好像看過他。」時多低著頭思考。恍然大悟的衝口而出。
「人/妻俱樂部。」



「你不看了?」

「不看。辣眼睛。」


----------


神山真帥氣呢。他不敢進去打擾,只好摸著窗戶看。臉貼上玻璃,窗戶因氣色而模糊,他露出虎牙傻乎乎笑著。



他看著對方認真工作的身影,不合時宜的想起了一句話。「鳥兒長翼了就會飛往天上。」



如果這樣下去,他將不再需要我,離開我…
那不是很好嗎?他和我本來就不是活在同一個世界的人。再者,他走了,我也免去很多麻煩。男人還是一個人生活更好吧。或者能找一個漂亮的妹子談戀愛,那就更好了。說著自欺欺人的話,翔太郎的心難過的揪動起來。


「怎麼了、翔太郎?」神山的聲音把他召回現實。


「在工作中的神山超帥氣的,我…」明明是想跟他說的,最後還是只能用沒什麼來告終。真是很有自己的作風呢,翔太郎想。怕不能說出什麼理智的話,他走在神山前面,一路緘默無言。



「翔太郎…為什麼不跟我說話了?」神山鼓起勇氣大聲說出來。



「神山你對我的感情是怎樣的?」神山聽到翔太郎的發問後呆了一下。翔太郎無奈的笑著。「畢竟兩個有經濟能力的大男人住在一個狹小的房間裡不是很奇怪嗎?」



神山忍的滿臉漲紅。

像番茄一樣紅。


「我喜歡你。」神山終究鼓起胸膛說了出來。無法盡訴對翔太郎的愛的他,急的哭了起來。



「在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,你坐在我做的節目的觀眾席上。你在旁邊的人哭的時候為她遞上手帕,真的非常的溫柔。你把我帶走,還一直牽著我的手,我很高興。感謝你一直照顧我。

我愛你。」



思緒萬千亂成一團。翔太郎衝上去,一把摟著對方。眼淚從兩人眼眶中悄然滑落。



「喂喂喂。我說兩位,我還在這兒呢。」算了,時多駿太郎勾起一邊嘴角,默默地從口袋裡掏出墨鏡戴上。


「你走吧。」翔太郎揚起一抹微笑。



金霸王電池翔太郎


翔太郎設定為「Only dreaming」的鈴聲響了起來。手在茶几上掃來掃去,他摸到滑輪式手機,把蓋翻了過來貼近耳邊。



神山蓋著被子只露出手和頭看著翔太郎。他完全聽不到另一頭的內容。只看到翔太郎從接到電話後就十分不對勁的臉色,露出了比平常還要慌張的樣子。雖然很好奇,但也沒有作聲打擾。



「什麼?你要上來?」
翔太郎的眉頭皺的厲害,聲音越來越大。他一貫作風的沒有明確拒絕對方,只是支吾其詞。在他還在說的時候,對方就已經停止了通話,他按著頭嘆氣。神山一臉疑惑的看著他。


你就在這躺著吧,不要出來。翔太郎對著神山說。



翔太郎隨便撿起衣服,只拿了襯衣和褲子胡亂的套進去。叩門聲從外面傳來,翔太郎還在穿衣服,對方越來越不耐煩似的加快了拍門的速度。他急急忙忙的扣上鈕扣衝了出去。


「繪里香?你怎麼來了。」



「我想清楚了,上次是我的不對,我們從新在一起吧。對了,我今天在這裡睡。」


「可是--」



「不接受反駁!」


「等等--不要進去」


花園繪里香熟悉的走到臥室前,打開了關上的門。在床上的神山被開門聲嚇了一跳,握緊身上的床單。


這男人是翔太郎的新室友嗎?繪里香想。
「你好,我是翔太郎的女朋友。花園繪里香。」


「我,我…」
我又是什麼呢?神山想著,失去了反駁的力氣。


繪里香把五百元硬幣放了在神山手上。「這裡有些錢,你拿去隨便租個旅館吧。」



「好的。」神山握緊手裡的硬幣,掀開被子坐了起來。繪里香看到翔太郎他身上留下的痕跡,吃驚的叫了出來。神山快速的瞄了她一下,默默的拾著散落一地的衣服穿起來。翔太郎微微倚著門框,看著神山身上的瘀痕,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
你為什麼要說好?你不是說過喜歡我嗎?翔太郎的內心裂成了幾塊,痛苦卻仍舊鮮活的跳動著。



「悟!」
他伸手想抓著神山,手卻不爭氣地從對方的肩膀上滑了下來。他轉頭看著拉開門的神山,卻失去了追上去的力氣。


神山握著一個硬幣,獨自走著寂靜的街道上。明明是七月的夜宵,他卻緊緊抓著大衣的鏈子。摸著黑,他走進附近的一家旅館,走了一兩步又害怕的停滯不前。惶恐不安的他低著頭緩緩走到櫃台前。把硬幣放上桌上,他詢問道房間的價錢。旅館的老闆只是笑了一笑,介紹他到附近的網吧。


神山走進網吧,要了一家房間。包間裡還有另外幾個合租的人,神山不安的挑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。他不敢躺下來,只好靠著包間的板,不想睜著眼睛度過慢慢長夜,他強逼著自己合上眼睛。旁邊的人一直發出奇怪的聲音,神山感到十分不安,越發瑟縮起來。忍了像一個世紀般久的時間,聲音也沒有消停。他睡不著,忍不住跑了出去。



神山坐在街上,依著街道的欄桿。天色漸亮,天空開始下起雨來。







----------


硬幣是五百日元by每次看文都會糾結是什麼貨幣的人


想把I'll be there的shop照全all了,但被兩張單(準確來說是三張)一場演唱會弄得要死,幸好找到了新工作


最後…對不起!肉不香!我這文擱了一會兒,這文前端就有一塊離奇消失了TT


【山組OS】再也不在電視台誘拐了(3)




到底有沒有人知道怎樣放肉啊_(:3 」∠ )_




感謝賣賣提、烤羊肉串大叔岡田11的友情客串。這個11取自龍與虎的設定←強烈安利!!!裡面的okada就是美少女啊♥學ノノ說的、把那孩子還回來啊!






聲明:本故事純屬虛構,我亦不擁有任何角色

警告:OOC(!)、小學生文筆








------



翔太郎不在,我要幹什麼好呢?



神山看著水槽的盤子,想著要洗碗碟,結果洗一隻摔一隻。



想著要整理雜物,卻搞不懂如何收納。



想著要掃地,垃圾一邊掃一邊從鏟子裡掉出來。



想著要洗衣服,泡泡卻不知為何從洗濯機漏了出來。


我真是沒有生活常識呢…神山難過的想。我什麼都做不成。




翔太郎回到家裡,神山正抱著膝蓋企圖把頭埋進去。摔碎的盤子、堆積如山的衣物、到處散落的垃圾,每一樣都讓翔太郎頭疼的要裂開。雖然他想安慰對方,可是剛下班的他已經筋疲力盡,也沒什麼好氣,只好自己安靜地收拾殘局。



翔太郎不住瞄向神山,過了一會才開始說話「你窩在家裡,即使只是看一整天電視,打一天電動也行的--」



「可是我不想這樣。翔太郎明明這麼努力,只有我一個人無所事事,不然就是在幫倒忙,就像翔太郎的寄生蟲一樣。我討厭這樣。」



居然會露出這樣寂寞的眼神,變得我好像壞人一樣。明明是想要休息的,可對方那款招牌可憐顏,哪還到他拒絕。翔太郎默默嘆了口氣。



「我來教你吧。」



在翔太郎的教導下,再加上神山用心聆聽,神山處理家務的能力也很快有所進步。翔太郎的耐心得到了回報,他的家在神山的努力下也成了能稱得上窗明幾淨的樣子。



夜幕降臨,翔太郎又結束了一天的工作。今天晚上神山君煮了什麼呢?翔太郎今天也滿懷期待的打開了門。





‌前情提要:時多被餵狗糧







「歡迎回來。」



油膩的香味填滿房間,翔太郎露出期待的笑容。「我回来了。」



他坐在沙發前,神山把晚餐捧了出來,細心的他把餐具安放在碟子兩旁。鮮艷的顏色刺激著翔太郎的眼球,他逼不及待握起叉子。「我不客氣了~」



神山坐在餐桌對面,觀察著翔太郎的反應。看到他滿足的笑容,自己的緊張感也減低了不少。



「ね,翔太郎君…」




翔太郎聽到對方輕輕喚著自己的名字,疑惑的抬起頭來,對方一副有話要說,欲言又止的樣子,他心癢難耐的皺起眉頭。




「…我想打工!」



??????翔太郎十面,哦不,七面懵逼。一口飯掉了在地上。



你、再、說、一、遍?



我要找工作!



這傢伙肯定是瘋掉了。翔太郎按住自己的小心臟,起身找水喝定定驚。神山的話在他耳邊纏繞360度循環播放,他煩躁得握著的拳頭都要滲出血來。



「終究還是不行吧...」眼前濕潤的大眼睛黯然失色。翔太郎內心糾結著。明明是這麼好看的臉,卻總是擺出一副惶恐不安的樣子,與他一點也不搭。如果上班後能令他自信心增強的話...



「行了,明天我介紹你去上班就行了。」



翔太郎說完後,才意識到有可能導致的後患。但神山聽後雙眼像太古(來自m76星雲的超人HiroshiNagano)發射出光芒,他也來不及後悔了。




------



如果可以的話,實在是不想拜託那個人啊…



明明是中途半端的插班生,學生時候的長相老土的要命(就是隻小土豆),卻總是擺出一副前輩的架子。現在又總「抱怨」自己的店生意太好忙不過來。也不知道他先前是不是翔太郎收到失業的消息,架著一副看不起自己的樣子卻喊著要幫助他,教翔太郎見了就想繞道走。



翔太郎打量看櫥窗的陳列服裝,鮮粉紅色的襯衣從胳膊到手袖位置都是魚絲網料,搭配上同是粉紅色的豹紋短褲,還真不是一般級別的辣眼睛。這傢伙的品味十年如一日的差勁啊…




「翔太郎?」這位舊朋友甫看到他熟悉的身影就興奮的從店裡走出來迎接他。



「啊。你好啊、岡田氏。」被發現了。翔太郎只得硬著頭皮打招呼。



「怎麼這麼見外,叫我chimpanzee、哦不、准一君就行了嘛。」等等,這傢伙是自認長的像大猩猩嗎。



「是這樣的,chimpanzee、哦不--准一君才對,我有一件事想拜託你。」



「說吧,雖然我現在是知名企業家了,可我還是那個愛崗敬業的枚方小哥。不論你怎麼潦倒我也會幫助你的。」他說著,露出燦爛的笑容。



「我的朋友想在這裡上班,行嗎?」



「這樣啊…不行。」那家伙居然還在拒絕時仍露出笑容,翔太郎都有點為之氣結了。



「啊…那我們走吧。」比起失落,翔太郎那幾分慶幸之情更加強烈,他逼不及待的想逃走,總之是要讓對方的臉從自己眼中消失。。在他轉身過後,藏在他背後的神山的臉才露了出來。



「等等,我想起來了,有個崗位很適合你這位朋友的。」不知為何,岡田擺出跟剛才截然不同的態度。



「真的?真是萬分感謝不勝感激。那他什麼時間能上班啊?」



「就現在吧。」



「あれ?」翔太郎被嚇了一跳。



「我可以的。」神山開口說道。



翔太郎低下頭看了手表。如果再不走就會被前輩罵了。該死的…他向著神山,彎起那標誌性的八字眉,像是問對方是否真的能應付得來。在對方肯定的點了點頭後,翔太郎還是擔心的不行,最差的可能性都在腦中浮現出來。但他也沒有時間擔心,這時間如果他還不走,就真的要帶著神山兩口子去浪跡天涯了。為了成為成功人士,他只好看着神山被拐進店内,忍痛的離開了。



摺衣服好難。岡田走到他後面,認真的教導著神山整理衣服衣服的方法。當然、如果他的手沒有趁著教導神山的時候捏他的屁股就更好了。



店裡的其他人向他投來同情的目光,有人同病相憐似的朝他點頭會意。神山接收到他們的目光,倒是不以為意。



自己受顧於人,讓他摸摸屁股也沒有什麼問題吧。 



「對了、」
對方還在揉著他的屁股,被神山突然的發言嚇得愣一下,趕緊把手移開。



「這裡什麼時候休息啊?」



「額…大概還有兩個小時才休息吧,怎麼了?」



「我一會有點東西要出去做。」




「那你趕緊把樓面整理好吧。」岡田說著轉向走回辦公室。



好,要努力才行。他惦記著對方的教導,把衣服分門別類地放好,也有在嘗試招待客人,雖然不怎成功,他也算是盡了自己的本分。



他看向時鐘,這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,可岡田還沒出來宣布他能休息,他也不敢離開,直到同事都走了他還呆在門面。大約過了半小時,對方才從辦公室施然走出。



他看到神山還在,發出驚嘆。神山感到自己像個笨蛋一樣,臉唰一下紅了起來,急急的打了一下招呼就跑出門了,留下一個目瞪口呆的岡田准一。





------



神山走出店後,走到兒童劇場找翔太郎。舞台上正在上演超級英雄Sliderman。內容不外乎是三個黑不隆冬的小惡棍盲不講理、抓走了普通市民,然後Sliderman華麗亮相、說出經典台詞,再過了幾招,小混混就手無縛雞之力的被擊退。



好奇的是,這場戲的其中一個小黑人挨了幾拳仍不倒下,彷彿在強行加戲,在Sliderman使出了汽水飛踢後才總算倒下。



「不愧是翔太郎君、真帥氣呢!」神山大聲力鼓掌,為Sliderman帥氣的表現激動不已,絲毫沒留意到怪獸投來的目光。



表演結束後,神山跑到後台等待,想著要好好慰勞對方,一個勁兒的緊張。Sliderman向他走近,他衝了上前,遞上水和毛巾。



翔太郎一定很辛苦了。不知他見到我會不會開心呢。



Sliderman的扮演者摘下頭罩。那並不是翔太郎。眼前的男性長了張小巧精緻的臉蛋,鑲著像寶石一樣深邃的大眼睛,是個標準的大美人。神山被嚇呆了。



「等等、你是…Sliderman?」時多駿太郎點了點頭。神山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「可是翔太郎君…」



「翔太郎?啊,是指樽井嗎?嘖,虧我還以為你是我粉絲呢。」聽到對方不是自己迷弟後,時多無視對方,徑自走向休息室。



「--騙人的。」神山固執的否認就擺在眼前的事實。



時多嘆了一口氣。「我也沒有必要騙你--」



「騙子!」神山大喊。



「等等…」時多急忙把他拉近,用手掩著對方的嘴。



「你為什麼要大喊、到底有什麼毛病啊你。」可不能走嚇外面的客人啊。



時多感到他的手濕濕的,抬頭一看,溫熱的淚水正滴在他的手背上。



時多皺起眉頭,張開嘴巴開始說話。



「做英雄有這麼重要嗎?比起英雄來說,怪獸也同樣重要吧。如果沒有怪獸,英雄沒人襯托,就不可能存在了。可怪獸不同,他們在哪裡也能活躍,那不是很好嗎。所以說,怪獸也好,英雄也好,都是有自己存在的意義的。你為這種事而哭,是把怪獸當成什麼了!給我去跟怪獸道歉啊。」



時多雞湯發動。神山也停止了抽泣,他看著對方,好像明白又不明白的點了點頭。時多放開了對他的箝制,兩人站在原地互瞪著。場面一度十分尷尬。








------


因為這章我朋友幫我捉蟲了、逼於無奈的表示感謝(其實是真的很感激啦xd順帶一提,我朋友說神山寫的很病。才不是這樣的呢!



題外話一句,為什麼大家都這麼熱愛肉_OTZ

【山組OS】再也不在電視台誘拐了(2)



*拉郎 (樽井翔太郎×神山悟)

作者選擇不貼上一章

大野智到底什麼時候才來帶我逃跑…
光まぎれ逃げ出そう




聲明:本故事純屬虛構,我亦不擁有任何角色

警告:OOC、小學生文筆

--------

翔太郎走進廁所冷靜下來後,又重新蹲在神山旁,在避免看著神山的同時替他把衣服整理好。

翔太郎一口氣問了他有關那房子的幾個問題,令本來就不太自信的神山有些惶恐。

神山只給出了本間的名字和producer的身份,就開始痛苦的抽搐,從沙發上滾了下來,翔太郎嘟起嘴不知所措。

「我也不知道…!」神山聲嘶力竭的喊著。翔太郎慌忙把手放在對方正摁著頭的手上安撫對方。

「你是失憶了?」神山用著小幅度點頭。

維持著正坐面對對方,翔太郎開始做著意味不明的自我介紹。這大概是他意亂心慌又不懂安慰人之下採取的手段。 「我叫翔太郎。工作是…額…暫時無業」

他說著這樣那樣的事情,一開口就囉嗦個不斷,不只說了喜好,還說了自己家庭等無關痛癢的事情,幾乎是要把三圍號碼都鉅細無遺的告訴給對方。都到了連翔太郎自己都覺得是否太過分了的地步,可他抬頭一看,神山還是聚精凝神地聆聽他的說話,像他的話是課本上的內容。翔太郎說這說著停了下來,神山詫異的抬起頭來。 「我說完了,該換你了」



前情提要:翔太郎帶著神山跑了。



「那…我該說什麼好?」

神山的茫然的抬起眉頭,水旺旺的大眼睛瞪著翔太郎,他不禁愣了一下。

「就簡單介紹下喜好啊,年齡什麼的」

「我不清楚…」翔太郎一直追問他,他也淨是給出相近的答案,翔太郎的耐心有限,開始有點焦躁,他抬起手阻止對方說話。電話及時的響了起來,他走到一旁接電話。

劇場有戲想找他出演,他聽到有出演機會,雖然只是小怪獸,也喜不自勝,連忙點頭。 通話結束後,翔太郎的眼睛高興的閃爍著光芒。他看向手機界面的時鐘,想到也差不多是吃晚餐的時間了。他站起來,對還跪著的神山表示出去吃吧,慶祝慶祝。

明明是誘拐犯和被害人的身份,這樣做真的好嗎?神山心裡暗忖。

翔太郎拿起鑰匙,想著這就和神山出門去了。他別過身叫著神山,這才發現對方的白衣鬆成一坨,皺的能和他壓在箱子裡的衣服一比了。他擠起眉頭,吩咐對方隨便撿一件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套上。神山依順著對方的意見,隨便拾起了一件衣服就套了上去。兩人終究體型有別,穿上翔太郎的衣服後,神山的腰肢露出了一大截。翔太郎無奈的上前,在地上抄了一件大衣著他披上,神山乖乖把拉鍊拉好,翔太郎才總算滿意。






他領著神山走到附近的一家餐館。店子不大,可老闆臉上掛著和藹的笑容,親切的說著歡迎話語,予人舒服的感覺。 翔太郎熟練的帶著神山帶老闆的前頭坐下,順帶就點了兩份咖哩飯,然後跟老闆聊了起來。

神山沒事可做,也插不上嘴,只好對著料理台發呆。

「這裡的咖哩飯很好吃的。」翔太郎突然對著神山說。

「翔太郎很懂貨嘛。」老闆驕傲的挺起胸膛,鼻孔噴出氣來,洋洋自得的樣子令神山忍俊不禁。翔太郎看著神山微笑的樣子,一股暖流湧上心頭。

「這小子最喜歡咖哩飯了。你也最喜歡咖哩飯了麼?」

「你別逼他了。那傢伙不知道的…他失憶了。」

「居然!不要緊,你們每天來,把這裡單上的菜全叫遍,那你們不就知道他最喜歡吃什麼了!」翔太郎被逗的眉開眼笑,神山也跟著樂了起來。

他用老闆聽不見的聲調悄悄對著神山說,「這樣笑起來也不錯嘛。」

「怎麼會…我的笑聲可是被人形容為鬼畜笑的。」

「我不也是麼。」兩人相視而笑。

咖哩飯遞了上來,翔太郎裝著專業人士教導著他吃咖啡飯的方法,說的還頭頭是道。老闆笑嘻嘻的也沒有糾正翔太郎,就由得他教著。那知道翔太郎在剛吃第一口的時候就燙到了,為他們獻上了不少笑聲。

三人東南地北的聊著,雖然基本上都是翔太郎和老闆在聊著,可神山也非常享受。飯局的氣氛熱烈,神山都要脫下大衣了,幸虧有翔太郎阻止他。夜色漸暗,神山不好意思打擾聊的正歡的兩人,再者他也挺享受這種氣氛的,結果他和翔太郎到了夜宵才離開餐館。

回家的路上,翔太郎一直在努力找著話題,實在不行就自說自話。神山默默的點著頭,示意對方的話都有好好聽著。翔太郎說著說著就漸入佳境,他談起超級英雄Sliderman的話題,興高採烈的臉都紅了起來,神山配合的附和。他情不自禁的把手放上了神山的肩膀,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。兩人互相看著,像是意識到這距離有點曖昧一樣,可是誰都沒有挪開,就保持著這樣的距離走回家。

飯溫暖的不只是身體,還有心。

------

晚上,翔太郎想到了睡覺的問題。

「你去房間睡吧,沙發就我來睡。」他看著沙發說道。總不能讓這傢伙睡沙發吧,他想。

「這樣不太好吧?」

「我習--」正欲說話時,翔太郎的思緒被神山的咬起的下唇所打斷。神山一臉羞澀的扯著他衣服的下擺。「一起睡吧…」

翔太郎心如鹿撞。他耳根都紅了起來,神山和他心有靈犀的同時別過臉。空氣飄著甜蜜的氣色,他走在前頭,領著神山走到睡房,抑制看著對方的衝動。

翔太郎先坐在床上,然後拉開被子躺了進去。神山過了一會才戰戰兢兢的坐上了另一旁,和翔太郎保持著像是隔了一個銀河的距離。兩人一直維持著這種安全距離各自進入夢鄉。翔太郎感到對方傳來的微溫,想著有伊人共枕,這覺睡的也能算安穩了。







可惜翔太郎在睡夢中被神山襲擊,被三番四次踢到,全程幾乎沒被子可蓋,還有好幾次被擠下床,最後只能落的個腰酸背痛的下場。

到神山感應到對方的體溫消失,已是第二天的事了,神山睡眼惺忪的走出廳外,果不其然的看見翔太郎正蜷縮在沙發上,像只貓咪一樣。溢出來的晨光灑在他身上,神山不自覺露出了微笑。 翔太郎突然睜開眼睛。他被嚇了一跳,差點站不穩。

「都說了,我還是睡沙發習慣。」翔太郎慵懶的轉過身,像貓一樣弓起了腰打呵欠。看著還站著的神山,他揚起嘴角。

翔太郎剛起床就想起工作的事,連忙拿起手機看手機界面上的時間。他一看,差不多已是要上班的時間了,他趕忙拿起麵包放進嘴裡,揹起背包打算衝出家。在開門時他才想起神山還在,他指出神山能拿東西吃的地方,又告訴他悶了可以打電動和看電視。神山唯唯的點了好幾下頭,翔太郎才安心上班。



------

同時撿到了兩份工作和一個小精靈,這樣的人生也太幸福了吧。會死掉的…翔太郎想。

翔太郎結束叫賣番薯的工作後,棕色的頭髮像有如雞窩一樣凌亂,渾身無力得骨頭像是要散開。想著好不容易終於回到家,他拖著疲憊的腳步邊幻想著一套「歡迎回來,你要先吃飯還是先吃我呢」的戲碼打開家門時,一大堆原本堆積起來、靠著門的東西頓時因失去重心而倒塌,啪嗒的倒了在翔太郎的身上,他不由自主的向後跌坐,幾本雜誌跌了下來,咚一聲的砸在他的頭上。

他看向裡面,神山正抱著膝蓋企圖把頭埋進去。地板到處散滿東西,原本這房子就小的要命,現在地板更是絲毫沒有一寸空出來的地方。在出門前放在桌上的東西和堆起來的東西全都掉了在地上。翔太郎看著亂七八糟的房間,產生了拔腿就跑的念頭。他把手埋進手掌裡,企圖忽略事實。清醒過來後,他再把手支在地上,掙扎要站起來。神山聽到沙沙的聲音,轉過頭看他。

「…你回來了。」神山厚厚的嘴唇微微張開。翔太郎把頭抬起看著他。

拜托了,此時請不要上演什麼你到底要先吃飯還是先吃我呢的套路。我都要煩死了。翔太郎悲催的想。

「…你是要先吃飯。先洗澡。還是…先吃我呢?」








該死的--

翔太郎虛脱的跌了在地上,頭垂的老低,都快要貼上地板了。他發出了自認為悲愴而實際上聽起來只像猩猩嚎叫的一聲長嘆。神山看著他,疑惑地偏著頭,狀甚無辜,翔太郎就更崩潰了。



------

「總而言之,我們先把東西收拾好吧。」 翔太郎的肚子在他挽起衣袖的時候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。神山害怕的看向他,他嘆了一口氣。 「飯可以晚點吃,我們先把東西收拾好吧。」

翔太郎把跌在地上的書籍一本疊著一本,重新堆了起來。神山看著翔太郎,也依樣畫葫蘆的把其他類近的東西疊了起來。翔太郎又把遙控器放回了桌上,物品慢慢的回复到原本的位置。

「等等、你吃了東西沒有?」翔太郎這才想起問。 神山沒有回答,他大約估摸到答案,只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。 「那你去廚房做些吃的吧。東西由我來收拾行了。」神山遲疑了一會兒,看到翔太郎有些不耐煩的樣子,生怕對方不高興跑到廚房去。

過了一會,翔太郎差不多把東西拾得七七八八,一股焦味突然傳進鼻裡,衝擊著他的嗅覺。

焦味越來越重,神山捧著一團黑色的東西走近廳裡。那一坨黑色的不明物體不只難以辨認,還發出一股難聞的臭味。翔太郎不由得露出了嫌棄的表情,神山看著垂下了眉。

「這個我吃。」翔太郎一把搶過那碟黑暗料理,徑自坐了在沙發前。

「你要減肥。」他說著把從便利店買來的炒麵面包丟給了神山。

神山看著眼前的麵包,不知怎的鼻子有點酸。

「料理這種東西,學著學著就會了。」翔太郎捏著鼻子,把那團黑色快速送到嘴裡。也不是這麼差,翔太郎想。只要扒的夠快,把它吞下去,難受感就能大大減低了。

在好不容易消化完整碟食物後,翔太郎走到書架旁翻出了幾只影碟。他把光碟放進播放器裡,電視機熒幕隨即出現了料理節目的畫面。

「你看看吧。」他爬上沙發,調整了個臥著的姿勢。

他拿著電視遙控器,呼神山靠上來,耐心的教導著對方快進,調整聲量及切換光碟的方法。不斷的提醒著神山在不看時要關上電視機,和在關電視前要把光碟拿出來。在神山無數次點頭後,他終於捨得放手。

他靜靜地看著神山的側影。神山從一開始皺起眉頭,隨著電視節目的播放推移眉頭漸漸紓開,看的出越發出神。翔太郎看著對方全神貫注的側面,溫柔的笑容從臉上綻放。聽著電視機傳來的聲音,困意湧上了他的頭顱,眼皮像是灌了沿般重,他任由眼皮自主的掉了下來。

到翔太郎醒來的時候,清晨的光線已經落了在他的屁股上。他高興的發現電視已被關掉,意味他的電費也能safe,可是一股不安的油煙味卻往翔太郎撲面而來。他驚的一陣撲騰,從沙發上掉了下來。



------

「你醒來了?吵到你不好意思… 」

「不會…」翔太郎走到神山身後,他想了一會,還是沒有用手摟住對方,他按著對方的肩膀,頭擱在對方肩上,好奇的看著神山做的菜。

辜負了翔太郎的擔心,神山的炒蛋和煎香腸做的還像模像樣。他驚訝的張嘴「你這做了有多久?」

「沒多久。」

翔太郎的氣色打在他臉上,神山忍不住慌張,翔太郎看見對方被嚇到的樣子只得把身體挪開。

翔太郎後退了幾步,瞄了垃圾桶一眼「是麼…」
「記得不要將可燃垃圾和不可燃的垃圾放在一起哦。」

神山打了一個激凌,轉過身驚愕的瞪著他,硬是擠不出話來。

「真是的,別人不知道一定會以為我在虐待你了。」翔太郎調侃 。

即使你這樣說,我也睡不著啊,神山想。再者他還是對昨天做成的麻煩感到很抱歉,心裡念著趁失眠的時間做點東西補償。「我還作了很多,翔太郎可以帶上班吃。」



翔太郎打開冰箱,發現對方一共還做了好幾個飯團。有一個想發黴一樣米粒上佈滿綠色斑點,又有一個不知為何是紫色的,散發黑暗料理的氣場。翔太郎把他們塞進口袋裡,偷偷的衝下廁所了。

他挑了一個,其實也只剩下一個的飯糰先裝在盒裡。他想著等著吃完早餐,剩下的應該勉強能裝在盒裡做午餐了。

在神山把炒蛋香腸裝在碗裡那出來的時候,翔太郎不得不承認,他還是有所期待的,畢竟那是神山努力一整天得出來的產物。可神山那出來的份量就只有大概半個碗子,翔太郎眨了好幾次眼,好不容易才接受了就放在眼前的事實。

翔太郎看著對方墮下來的眼睛,再瞄了一眼廚房。

看來應該弄壞了啊…不過不要緊。他安慰自己,味道才是最重要的,我們重質不重量。 他吃著剩下來的蛋和香腸,雖然稱不上難吃,但也太清淡了點,就像減肥餐一樣。他吃著吃著就沒有什麼胃口了,於是把剩下來的都裝在盒子裡

這次他再三確應過對方有吃的,能照顧好自己,不會再發生昨天的事情後,才放心上班去。

------

帶著愛心便當上班,翔太郎是有些沾沾自喜的。想著同事對自己投來的豔羨眼光,翔太郎就驕傲的不得了,大有老子就閃死你們這群單身狗的感覺。

「哦~今天有愛心便當呢。」時多在看到他拿著的便當盒後,像只鬣狗一樣靠了上來。翔太郎看著突然靠近的對方,內心波瀾萬丈。他想,由其是對著時多著這哦哈雷的男子,炫耀就顯得更有滿足感了。

嗯。他故作鎮定,其實尾巴都要翹上天際去了。

飯盒是四方形的,外圍塗上了紅黑的花紋,在時多的視線裡他被飯盒擋住了,看不見裡面的全貌。他一筷子下去,才發現對方盒飯的份量實在少的可憐。他不禁露出了憐憫的眼神,翔太郎不免難堪。

時多細心咀嚼著炒蛋,說真的要不是口感問題,他還真會認為這是橡皮。他皺起眉頭,情不自禁的抱怨了句「這怎麼這麼難吃。」

雖然翔太郎也認為這實在不怎麼好吃,可聽到難吃兩字出於其他人口中,他又不樂意了。他鼓起臉,像是抗議似的把飯團以及飯盒裡的其它食物塞進口裡。他裡所當然的被嗆到了。時多一邊拿水給他,一邊想著,這貨還真是個笨蛋。







====

不出意外,這篇應該會週更

上次的迷底公開--我還有一些榎吉存貨,而我其實這篇其實並沒有存貨(笑

有沒有人知道可以怎樣放肉啊?歡迎大家私信 順便來互fo個(´ε`)

【山組OS】再也不在電視台誘拐了(1)


第一次發A團文,手機超難排格式的。

悄悄話:其實這不是我第一篇A團文,我還有一個系列的OS文未發w

猜猜看這是哪對拉郎啊




聲明:本故事純屬虛構,我亦不擁有任何角色

警告:R-15(有色//情成分

======

樽井翔太郎,30歲,剛踏入不惑之年。本滿心期待女朋友的禮物。結果卻在生日當天被女朋友甩了。真是個滿懷晦氣的倒霉鬼。

居酒屋裡,甲本前輩大口大口的喝著酒,把翔太郎被甩的經過形聲繪色說出來,企圖在對方的傷口上再撒幾把鹽。

翔太郎坐在前輩旁哭喪著臉,似是要把一整條河哭出來。甲本前輩看了對方一眼,幾乎是用倒的速度把酒送進嘴裡。

「現在還被開除了。」甲本前輩把空了的酒杯粗暴的放在桌上,彈出了「搭!」的擬聲詞。「超~打擊」

翔太郎皺起的可憐巴巴的臉看起來更皺了。

「這樣吧。我有份電視台的工作。你跟我來,我給你5%,不錯吧。」甲本前輩把手搭在他的椅背上。他像大頭娃娃般點著頭,不停的點頭,不停地點頭。



第二天,翔太郎就被對方從對方家裡的沙發揪了起來。他起來的時候還未睡醒,嘴邊掛著一行口水。

「你這傢伙、肯定又在做什麼色色的夢境了--」甲本前輩大力的扭捏著他又大又軟的耳根,把他從夢中扯了出來。 「痛い、痛い、」翔太郎的五官疼的扭成一團。他理想中的起床可是被從廚房裡散發出的香味吵醒。然後一睜眼就能看到穿上圍裙的妻子的背影,對方看到他起來後,會不好意思地問自己是否吵醒了他,此時他就會繞到對方身後抱著…

現實是、甲本前輩用扛大米的方式抱著對方,嘴上就沒停過的損翔太郎。他一路抱著對方,直到把對方塞進車子的後座。 翔太郎第一次踏足電視台,看到寬敞的廠景,禁不住想個鄉巴佬出城一樣東張西望。

Non-mets man就是在這裡拍的嗎…好厲害。

甲本前輩無視了正在發花痴的翔太郎,徑自經過走廊,走到其中一個廠裡。他過來一會才緩過神來,趕緊加快腳步追上對方。兩人在一個看台上坐下。

「這是做什麼?」翔太郎不解的嘟起嘴巴。 「殊--」甲本前輩把一把扇塞到他懷裡。扇子上印著他不知道的藝人的樣子。他困惑的傾了一下頭,最後還是揮起扇子。

「さ、the quiz show start!」一個穿著西裝的奇怪男人在台上跳了跳去。

咦?這是quiz show嗎?翔太郎略感奇怪的揮舞著扇子。

這主持人為啥要不停跳來跳去?他這樣子也太奇怪了吧?話說這都是什麼問題啊?翔太郎一直看著節目現場,腦中不斷浮現出一堆問號。

「Dream~~~~chance~~~~」居然又跳起舞來了?!!

「你的拍檔是你殺的吧」等等、這反轉也太大了吧??那傢伙明明剛才才說跟自己的拍檔相親相愛的說。

翔太郎的腦因為過負荷,腦子一度出現中斷的現像。他直到節目結束時也是呆呆的,弄不清楚到底剛剛上演的是哪一輯。

這節目真是垃圾。甲本前輩說著,把手擱在翔太郎肩上,自己倚向後面伸著懶腰。 翔太郎心裡同意。

「我要上廁所。」他看向前輩。 「我也一起去。」兩人同時站起來,在電視台裡搜索著廁所。 翔太郎和前輩在廠裡東張西望。搜著搜著,他看到了剛剛的主持人按住頭跪了在地上。

誒?那不是剛剛的主持人嗎?幹嘛跪了…翔太郎好心的想要上前關心對方,卻被甲本前輩一把拉著,直呼他少管閒事。忽然一群奇怪的人把主持人從地上抽了起來,把他扛起不知往那個地方走去。 翔太郎感到奇怪,忍不住跟了上去。甲本拉不住他,只好一個人待在原地。






翔太郎偷偷的跟到一個走廊的盡頭,在差些被人發現時,幸運的打開了旁邊的房間並逃進了裡面。他在房間裡屏色靜氣,直到奇怪的人都走了才出來,才走到困錮著主持人的房門前。

走到白色的門前,開始猶豫自己是否太多管閒事。正當他想要撒手不管時,他聽到房裡傳來巨大的叫喊聲。他把耳朵貼在門上。

「神山--」不屬於主持人的憤怒的嘶吼。

「咚」一些東西破碎了的聲音。

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。翔太郎趕緊在門被拉開前把頭縮開,裝作工作人員的樣子在走廊上隨意踱步。 一個疑似俄羅斯人的男人看了他一眼就趕緊離開了。 翔太郎看著對方逐漸消失的身影,打開了門。

甫打開門,翔太郎就看到了衝擊的影像。剛剛的主持人正瑟縮在地上一角,他看到打開門的翔太郎,就抖的更厲害了。

翔太郎鼓起勇氣,開聲道--「不用擔心。我是來救你的。」翔太郎看著身穿白衣的對方伸出了手。對方搓揉著手,不住的顫抖,白色的衣服在有點溜的肩膀滑了下來,露出了一整個白花花的肩膊。

他猶豫著,把手搭上了翔太郎伸出來的手。 翔太郎抓緊對方的手,兩人在走廊裡飛奔起來。他不顧一切的跑著,身後有幾個發現了的人一直跟在他後頭企圖讓他停下,他加緊了步伐來擺脫對方的跟踪。

可惡,怎麼辦才好…翔太郎一直跑著,身後跟著的人越來越多。 當甲本前輩看到翔太郎的時候,他是想抱怨的。但當他看到那尾隨的一大群人後,睜大的嘴巴就發不出一點聲音來。可能是感覺到迎面而來危機感,他不知怎的也跟著跑了起來。三個人跑到停車場裡,翔太郎硬是把剛剛拾來的主持人拋到車上。再自己擠了進去。
甲本前輩把引擎點著,踩盡油門。務求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現場。翔太郎的身體受不住強勁的後座力往後跌,剛剛的主持人則是掉了在車的地上。他只得用一隻手把他抱了起來放在懷裡。



「這傢伙是誰啊!」甲本前輩發出分不清憤怒還是崩潰的大喊。

「剛剛的主持人…」

「你連他叫什麼名字和其他基本資料也不知道嗎?」

「大概叫…神山悟?」

「大概是什麼意思啊!」

翔太郎忍受著對方沿途的碎碎念,路上一言不發的抱著神山。

----------

「我說你、上次好歹帶了個有錢人家的女生。」雖然是黑道,翔太郎想。 「這個不僅是男的,看上去還身無分文的樣子…」甲本前輩不悅的皺起眉頭。「你為什麼要把他拾回來啊。」

「他被非法禁錮了!還被虐待!」翔太郎小心翼翼的把眼睛半合的對方安放在沙發上。像個睡公主一樣呢,翔太郎想。 神山的大半個肩膀全露了出來,他在沙發上扭動著,發出奇怪的呻吟,令人浮想聯翩。

「你是那邊吧。」甲本前輩看了一眼躺在沙發上的神山悟,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,兩手模仿著XXOO的動作。

「當然不是了!」翔太郎漲紅了臉回答道。 神山半睜著眼,露出朦朧的眼神。他濕潤的嘴唇半張,洩出一聲令人想入非非的呻吟。 翔太郎的某個部位不合時宜的抬起頭來。

甲本前輩看向下面,吃笑了一聲。「我還是先回房了。」 「等等、前輩…」

在甲本前輩回房後,神山緩緩的張開了嘴。「不來一發嗎?」

誒?翔太郎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。原來剛才的、還真是邀請啊…

「你為什麼要這樣說?」翔太郎疑惑的走近了神山悟。

「本間說,如果有人想把你帶走,那都是想要跟你來一發的意思。」神山往沙發裡頭縮了縮。「所以…」 翔太郎忍住要請他吃自己香蕉的衝動。我是正人君子!把他帶回來是為了我的良心!翔太郎如此想到。

「你…」正當他打算反駁的時候,對方已經把上衣脫了下來。

不來一發嗎?

----------

「你是DT嗎!還是說你是ED?」超級英雄史萊特,翔太郎的同事時多駿太郎在聽完對方的傾訴後露出一臉鄙夷的眼神。 「…都不是。」 「那你咋不上啊???」

「他是男的…」時多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。他想著原來是性向問題,那可不能強逼啊。

「雖然我下面精神了…」時多頭上浮現出倒八個問號。

「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基佬?」他問。

「我不知道。」翔太郎的頭髮被抓的亂七八糟。

性取向疑惑的人啊…時多想。「說真的,如果對方長的OK,又對我張開大腿的話,我一定會上的。」

「嗯…他確實長的很對我胃口沒錯。」翔太郎疑惑了一下再說。他畢竟沒有上過男生的經驗,當然也沒有被上過。

「那就上啊。只要長相對口味的話,不管那個洞都OK吧。」翔太郎聽到對方直白的意見後滿面通紅。「只要能插就好了。」翔太郎羞恥的垂下頭來。 「還能再見到對方嗎?」

時多翹起修長的二郎腿,姣好的臀部被抬起,繃緊的布料讓他的屁股看上去更豐滿了。

「他現在暫住在我家裡。」翔太郎回答。

「那不就行了嗎?以後還有很多機會啪呢。」時多靠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。「只要小心別虛脫就行了。」他惡意的扯起了一邊嘴角。 翔太郎覺得他的臉都滾燙的能下菜了。

翔太郎想了想,如果向時多坦白對方是自己拐來的,他應該會得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答案。即管如此,他還是選擇閉嘴。畢竟一個30歲的大男人誘拐另一個少不了多少的男人可不是什麼小事。雖說對方被非法禁錮,又被虐待…可解釋起來又好難。翔太郎嘆了一口氣。





=====

嗯,,作者不怎麼會說話。喜歡的話就來個評論和小紅心吧。催更也是可以的!

比起說歡迎勾搭,不如說是很想被人勾搭(´・ω・`)